当前位置: 主页 > 减肥健身 > 传统健身行业迎来“中年危机”内容

传统健身行业迎来“中年危机”

2019-06-28 13:34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传统健身行业迎来“中年危机”

济南一健身俱乐部中,学员正在锻炼

倒闭关门、老板失联……近年来,在高成本重压下,传统连锁健身房因经营不善导致的关店现象愈演愈烈。一方面是“入不敷出”的经营压力,另一方面是健身工作室以及智能化模式的冲击,传统健身房正面临着转型突围的大洗牌时代。文/图 记者 徐晓阳 实习生 姜宁

接连跑路的健身房

“去年年底,我们健身房可以说是遇到了开业以来的冰点,几乎没怎么新增客户。”胡庆华在健身行业已有13年,目前在济南历山路一家大型健身房担任销售经理,去年至今胡庆华自称看到健身行业走到了最难过的瓶颈期。“去年下半年开始,整个行业开始出现频繁关店、跑路的情况,在济南也不例外。”

去年8月,济南高新区美莲广场的一家名为“阳光100”健身房关门,老板被疑跑路,至少200名会员、超过15万元会费未消费或被退还。关门的原因则是经营不善,物业方面表示该健身房还拖欠了美莲广场几十万元的房租和水电费。

去年11月,位于济南中银大厦的金格健身俱乐部也突然关门,健身房负责人失联,部分会员未退还金额在万元以上。

“就在关门的前一天,这几家健身房还在卖卡,有的甚至在卖价值几百元的半年卡、次卡,其实内部已经是入不敷出、无法经营下去了。”看着同业中相继关门跑路的健身房,胡庆华似乎已经看到了他们的结局。

高成本下“入不敷出”

胡庆华所在的健身房是一家有国企背景的健身房,与其他众多加盟品牌健身房相比显得硬气了许多。

“从如今的行业情况来看,加盟的门店占大多数,但也因为是加盟的原因不少门店自负盈亏,出现了‘入不敷出’的情况。加盟品牌各个门店之间无法实现相互通用,一旦该门店经营不下去只能是关门。”胡庆华说道。

胡庆华告诉记者,一般健身房为了吸引客流量,选址会在购物中心、高档商务写字楼和商业中心开店,而这些地方的房租往往成为了健身房最高的成本支出。

“打个比方说,此前在中银大厦的地段,一个2000平左右的健身房,一年光房租就要170万,此外加上水电费什么的则要花费至少200万。为了实现资金快速回流,健身房不得不通过拉更多的人办卡,如此便形成一个死循环。”

“这种健身房的年卡一般很便宜,有的几百元就能买到,极低的价格导致健身房根本无法盈利,只能通过开新店、不断‘拉人头’获得新的预售资金,如此循环往复,等到现金流一断就无法继续运营而导致跑路的情况出现。”历下区国贸电商产业园北风健身俱乐部的店长王浩南向记者说道。

私人健身工作室兴起

“拉人头并不能实现利润的大幅增长,私教课程往往是健身房最主要的收入来源,一般便宜一点的私教课一小时价格是300元左右,根据不同人群定制的比如说产后修复课程能达到五六百一节。”胡庆华向记者说道。

“如果说你买的年卡在1500元以下的话那么你的健身服务质量是很难保证的,也就是说你办了张卡就是去健身房的器械上跑跑步、拉伸一下,教练也不会给你额外的指导,久而久之客户群体就会逐渐流失,这也是一般的健身房运营不下去的原因之一。”王浩南说道。

在王浩南看来,目前的健身行业,健身教练在授课的同时还会承担卖课的任务。“卖得好的教练提成就高,加上授课费用整体收入也会较高,这些人就会选择留下来;反之因为收入少一些健身教练则会选择跳槽,所以说在健身行业健身教练的流动性是很大的。”

健身教练流动性大,在各个健身房积累一定的经验之后,不少健身教练便开起了自己的私人健身工作室。

“这属于行业的细分吧,私教工作室往往会选择一种健身方式来运营,例如瑜伽、拳击或者塑身等,同时这些私教收费价格也往往比综合性的健身房收费要高。”胡庆华坦言。

新闻链接

已有健身房试水智能化转型

就在6月18日,胡庆华作为一名资深健身行业人士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2019北京健身大会。“有健身教练、健身房老板、营销人士,这次会议是健身行业一次全国性的探讨交流大会,在展示先进健身产品的同时也是在探讨未来健身房的转型走向。”胡庆华说道。

胡庆华告诉记者,在2019北京健身大会上来自全国的健身界代表展示了各自的新产品,而最吸引人的就是智能化的健身器材。

“就好比说,我们传统健身房的动感单车课是老师在前面骑,学员们在下面跟着骑,但在智能化趋势下,我们可以利用3D影像技术将健身教练替换掉,学员们只要跟着3D展示屏上的课程演示进行学习就行了,教练就只充当了一个辅助的作用。”胡庆华告诉记者,随着智能化产品的逐渐兴起,健身房内人力成本也会随之减少。